聽着李將軍平靜的話,浮塵知道對方是麻木了,但是也沒說什麼,死人本就是常事,自己也曾親眼看着自己戰友倒在敵人的刀下,更何況從去年戰亂開始,就一直在死人,能有個熟人或者也算不容易了。筆硯閣  www.biyange.com

    繼續給對方滿上,李將軍看着浮塵身上的衣服,開口問道「你在哪個宗門啊應該進去時間也不長吧怎麼就被派過來了呢」

    浮塵扯了一下自己衣服,苦笑着說道「我在東州學院,是自己要過來的」

    李將軍舉起酒碗,浮塵也舉起,碰了一下,李將軍勉強的笑着說道「東州學院還算好的來了也好,也能為東州盡份力」

    浮塵也是強撐着笑說道「李將軍不用擔心我,其實我還是很安全的」

    聽聞這話,在戰場上有誰能是安全的,不過李將軍也沒有拆穿,只是強撐着笑意,讓氣氛不至於太過悲慘。

    三壇酒下肚,兩人都有些醉了,只是大多是李將軍喝下的,但是浮塵酒量不行啊

    兩人就開始了沒有禁忌的聊了起來。

    李將軍一改之前的憂傷,說當初在斷背關如何殺敵,說自己如何追殺對方,說自己如何砍下敵方大將的首級。

    說到沒什麼可說的時候,就說自己如何被人砍落馬下,如何看着自己的部下死在對方的手裡,自己是多麼的無能無為,在收集屍體的時候看到那一張張年輕的臉龐是如何的心情。

    對於大大小小每一場戰役,李將軍都說得仔仔細細,沒有放過任何一個細節。

    等到天黑了,小二準備打烊時,兩人酒也已經喝完了。

    走的時候李將軍還不忘把桌子上的花生米塞進自己兜里。

    在浮塵的堅持下,扶着有些醉了的李將軍回到了軍營中,把他放在床上,脫下衣服和鞋子,蓋好了被子,浮塵這才離開。

    走在回去的路上,月光下浮塵身影拉得很長,整條街上除了偶爾出現的巡邏士兵外,也看不到其他人影。

    微風吹過,吹動了街邊的戰亂留下的稻草,但是吹不醒人的酒意,因為不想醒來,也不想去想那些自己認識的人戰死的事。

    回到住的地方後,南嘉魚正在院子裡坐着,看着浮塵回來,馬上湊上前去問道「去喝酒了這麼晚還敢一個人在外面走,遲早被人莫名其妙的弄死」

    但是浮塵並沒有搭理他的意思,直接回到自己房間,南嘉魚還想跟上來,結果被浮塵把門一帶,差點就撞倒了她的鼻子上。

    南嘉魚哪能這麼就放棄啊站在門外開口便罵道「李浮塵,你小子給我出來」

    「不出來我等下就弄死你」

    「開門剛剛差點撞到我了你知不知道」

    罵完見裡面還沒有動靜,就用腳尖不停的踢門,最後見沒效果後就威脅道「再不出來我就踹了啊」

    結果裡面還是沒有做聲。

    慎偕出了門,但也不敢阻攔南嘉魚。

    南嘉魚一氣,抬起腳就直接踹了過去,兩扇門葉直接飛到了對面牆上,然後就碎成了好幾塊。

    南嘉魚氣沖沖的走進去,邊走便嘟囔着說道「讓你撞死,看我不把你打個半死」

    然而進去後發現浮塵隨意的躺在床上,還有一隻腳落到了地上,呆呆的躺着一動不動。

    南嘉魚感覺到有些不對勁,小心的走近一看,才發現浮塵睜着眼睛,淚水朝着眼角流濕了被子。

    南嘉魚感覺到浮塵的呼吸,抬起手就想一巴掌拍下,但是看到浮塵的眼睛,又放棄了,然後轉身走了出去,看着自己踢壞的房門,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「你這門我明天補上」

    一覺睡到了第二天,浮塵腫着眼就起床了,看着碎成了幾塊的門,也沒有搭理,直接越了過去。

    洗漱後,從包袱里把所有的銀票都拿了出來,塞進胸前,就朝外面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院中遇見南嘉魚,不過浮塵也沒當回事,直接走了,

類似:血月獵人團 末世荒島求生 月難全 陰陽賒刀人 日娛之遊戲萬歲 
大家在看

我的孝心變質了

打死不鴿

哈利波特之學霸無敵

桐棠

我是廢土巨人

瘋狂的橘貓

萬界劍祖

滄海一笑

大神你人設崩了

一路煩花

斗羅之百萬級人生

超級愛萌主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33s 1.9968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