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間比當初的去浮玉城的船好多了,不過也是,一個在水上走,一個在天上飛。筆下樂  m.bixiale.com

    浮塵第一次見這種船,兩年前在浮雲山,那個時候亂神山的船直接從頭頂飛過。

    此時浮塵站在甲板的欄杆上,看着在雲上行駛的寶船,速度也慢慢的降了下來,船身外圍,像是有一層透明的膜在保護着,雖然有時候穿過雲層,但是雲還是被驅散了,進不來,在空中飛,也沒有風吹過來的感覺。

    如此近距離的看着雲層,還是頗為有趣的,平時在地面上看着沒什麼感覺,如此近的時候,又覺得神奇,白雲在空中,經過眼光的照射,有些刺眼,看上去也很有體積感,有些雲比這艘船都大了數倍,有種坐上去幾十個人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感覺。

    就這樣,浮塵從白天看到黑夜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浮塵趕了三個月的路,這次回來竟然只用了一天一夜不到。

    不過這次到達的並不是東寧城,而是再往北一些的鐵血城,不過也遠不了多遠了,走路也就五天路程而已,再往前走十天,就是斷北關了,此時滄瀾州的蠻子已經在場外安營紮寨了許久。

    越過斷北關之後,就多了很多選擇,其中直接南下就是長臨府,向西去就是北周府,都在大周境內。

    倉滿州的蠻子拉了兩條戰線,同時開戰,企圖消滅東州宗門的力量,這樣再南下,也就沒有多少抵抗了。

    寶船在城主府前的廣場,眾人陸續下船後,寶船沒有立即離開,下船後,一行人其實也就四十來個人。

    剛下船,就有一群人等在那裡,為首的一個滿臉絡腮鬍的中年男人迎了上來,大笑着說道「諸位,你們終於來了啊」

    辰夜真人笑着率先說道「老孟,看你這付模樣,在這吃了不少苦吧」

    老孟吐了一口饞,「那可不,對面可來了不少人啊隔三差五就過來叫陣,那叫一個煩啊你們武道峰帶人來了沒,到時候就得他們出戰了啊」

    辰夜真人隨後指了指浮塵四人,還有東方長戈。

    東方長戈倒是熱情的打了個招呼,「喲孟師叔,你這面色可憔悴了不少啊」

    老孟看了後面的東方長戈一眼,「東方有你出戰一場那就穩了你老子怎麼不來看看啊」

    東方長戈隨即回答道「我爹忙啊要是境界突破了,那不就是更大的底氣了嗎」

    老孟白了東方長戈一眼,隨後看向了浮塵四人,當看到浮塵後,有些不悅的說道「怎麼還有一個剛突破的啊」

    東方長戈拍着胸膛說道「孟師叔,你不相信我放心,老弟的眼光不會錯的」

    老孟也是嘆了一口氣,便頭看向符篆峰那邊,問道「封爻真人,你們符篆可帶夠了」

    封爻真人隨手一揮,天上便全都被符紙給遮住了,然後看着老孟滿意的神情,這才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然後老孟看向了丹鼎峰和寶器峰的人,兩人想展示的時候,老孟連忙勸阻道「財不外露,財不外漏」

    說完便把大家給請了進去。

    等人走後,一些學院的人運着十幾具棺材登上了寶船。

    一個巨大的大廳里,牆上掛着一幅巨大的地圖,還有不少人名。

    老孟坐在最上面八仙桌的左邊,辰夜真人坐在右邊,其餘新來的人或坐或站,至於來迎接的那一群人留下幾個人後便散去了。

    浮塵四人當然只能站在最後面了。

    老孟喝了一口長說道「諸位,在下孟黃,稱號也是孟黃真人,或許之前有些不認識的,現在就認識一下吧」

    聽到這名字,下面的人也都坐身體一震,比之前嚴肅了不少。

    老孟站起身,指着地圖說道「我先跟諸位說說基本情況,滄瀾州的蠻子分兩路,一路就是咱們這,鐵血城。另一路在北周府,咱們不用管亂神山、元霞派和清平劍宗三大宗門則是每路都有負責,鐵血城也是以他們為主力,每次作戰都是

類似:透視醫聖 失憶的伯爵 久情絕戀 大龍掛了 夢幻西遊之冰霜九州 
大家在看

開局簽到如來神掌

回到原初

開局一元秒殺滿級拔刀術

林中小木屋

我居然認得上古神文

三個皮蛋

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

唐家三少

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

雀道天涼

從誅仙穿越諸天

合抱木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238s 1.9954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