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,東方長戈興高采烈的來了,結果就看到浮塵躺在床上,有些虛弱的樣子,表情一下子就變了,連忙上前問道「你這是怎麼了,不是好了嗎」

    浮塵強撐着笑說道「額沒事,舊傷復發了而已」

    東方長戈當場就不幹了,破口大罵道「玄參那老頭怎麼搞的,我去找他算賬去。一筆閣 www.yibige.com」

    浮塵哪能讓東方長戈去找他啊,急忙喊道「師父不關人家的事,我是被東西砸到了而已,沒事的」

    東方長戈這才好了一些,不過眼珠子一轉,坐到浮塵床邊細聲問道「你小子不會是看上人家徒弟了吧」

    「咳咳」浮塵嗆了一下後說道「師父,沒有的事,別瞎猜」

    東方長戈倒是很看得開的說道「多大點事,看上了就去追唄,修行之人,多娶幾個是常事」

    轉念一想,又覺得有些不對勁,看着浮塵叮囑道「不過你年紀也太小了,等過幾年再說吧」

    浮塵直接就沒再說什麼了,這還怎麼聊下去。

    東方長戈看着自己的徒弟,知道對方應該是不想說這個了,於是接着問道「這不是你家鄉嗎要不要回去看看」

    浮塵眼前一亮,立即問道「這可以嗎」

    東方長戈無所謂的說道「這有什麼不可以的,你一個脫凡境,沒那麼重要好吧」

    這就有些打擊人了啊

    不過想到自己那個小山村和東寧城還是說道「確實不遠呢,也不知道去哪好」

    「回家啊找你父母啊」東方長戈直接說道。

    浮塵臉色一變,聲音有些哽咽的說道「我沒父母了啊」

    東方長戈聽到這話,也是保持了沉默,沒有再說話。

    倒是浮塵接着問道「師父,你認不認是一個喜歡穿着金色衣服,手中拿着把金色的劍,臉很長的人啊」

    東方長戈疑惑的問道「你仇人」

    浮塵沉重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東方長戈思考了一下,把腦海中的人都回憶了一遍,依舊沒有什麼印象,按理來說,這麼明顯的人還是很好找的啊

    最終還是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浮塵又想到那頭牛一樣的妖獸,於是接着問道「那像牛一樣的黑色妖獸靈獸呢」

    東方長戈依舊搖了搖頭,「像牛一樣的妖獸有很多的」

    頓了一下後接着說道「不過你可以去學院藏書樓看看,或許能找出來,至於你說的那人,我幫你打聽打聽有仇咱們師徒倆一起報」

    浮塵點了一下頭,頭回發現這師父還真不錯。

    聊了一會後,東方長戈起身說道「你先休息,傷好了就來告訴我」

    浮塵笑着點頭回應道「好」

    東方長戈出了院子後,走了一段後,又給折了回去,就來到了一間陌生的院子。

    直接推門而入喊到「老劉,我來找你了」

    隨後一個強壯的中年人走了出來,看着東方長戈喊到「東方,你怎麼有空來我這啊」

    東方長戈笑着走了上去,「這不是找你弄件盔甲嘛,給我那徒弟」

    老劉倒是大方,豪氣的說道「走,我帶你去挑」

    兩人來一間房子後,裡面都是各種各樣的武器和盔甲,不過盔甲架起來也就十副,老劉走到盔甲面前,指着上面的盔甲說道「發部分分發下去了,就只剩這些了,你隨便選就當送你了」

    東方長戈上前看了看,最後一腳就踢爛了一塊,看着老劉說道「就這些你也好意思送給我」

    老劉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「從學院帶過來的本里啊就不多,就只有這些了」

    最後東方長戈氣沖沖的走了。

    浮塵這邊躺了三天後,終於基本的運動是沒壓力了。

    來到院子裡準備坐在小桌子上和其餘三人吃飯的時候,慎偕停下了手中拿着的,本來打算給浮塵送進去的碗筷後,遞給了浮塵說道

類似:踏滅星辰 大龍掛了 地球人之神 守望先鋒入侵漫威 仙紀遙 
大家在看

開局簽到如來神掌

回到原初

家主的簽到系統

飛魚轉身

開局簽到修真套路王

陳多疑

超神寵獸店

古羲

簽到從捕快開始

升斗煙民

從遮天開始的造化

風落何曦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265s 1.9948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