副幫主也已經是走了過來,拍着身上拍不掉的污漬,狼狽程度跟浮塵差不多。愛字閣 www.aizige.com

    看着被圍起來的兩人,咬牙怒斥道「敬酒不吃吃罰酒」

    嘴裡還有些血水,門牙也少了兩顆,這就是那一拳的效果啊

    浮塵握刀的手不由的緊來了緊,眼神也更加堅定了,覺得今天可能就會翻船了,自己受傷的情況下是打不過這個副幫主了,更何況還有九個練體境,小嘍嘍一大堆呢。

    也只能希望看在動手學院的面子上,不要太過為難孫淼淼才好啊

    有時候想像跟現實就是相反的,正在考慮還有沒有機會的時候,又有一人來了。

    一個中年人,和副幫主有些像,一隻手搭在副幫主的肩膀上,「他們還有反抗的餘地,我來吧」

    其餘人連忙拱手彎腰說道「見過幫主」

    副幫主也是表情一下子就放鬆了下來,回道「好吧」

    說完幫主身上的劍就憑空飛了起來,在他身邊穩住,劍尖對着浮塵和孫淼淼。

    孫淼淼在浮塵後面念叨了一句「天人境」

    浮塵聽到後心裡一緊,還真是令人絕望啊

    幫主聽到這話倒是微微一笑,「不愧是東州學院的學生,還算有些見識不過就是腦子不太好使」

    孫淼淼也不虛的笑着說道「就是不明白是誰看上了我啊竟然請了這麼大陣容」

    此時浮塵已經騰出了一隻手握着孫淼淼。

    幫主也是微笑着說道「懂就好,懂就走吧」

    孫淼淼倒也沒再說話,而是另一隻手從袖子裡掏出了一張黃紙,然後對着浮塵輕聲說道「你能不能先鬆手」

    浮塵邊回頭邊說道「不行要是」還沒說完,就看到了孫淼淼手中的符紙,就乖乖的閉上了嘴,然後把手給鬆開了。

    趙荊溪老師送的符紙料想應該是不會差的,也心安了不少,順便還給孫淼淼騰了個位置出來。

    倒是對面的幫主等人見到這符紙倒是吃驚不少,不過也還好,畢竟不懂就不知道這符紙有何作用,夏天避暑,冬天避寒不也用相同的符紙嘛

    難道一個天人境還怕一個肉身境拿張符紙不成

    孫淼淼見狀也沒什麼,倒是帶着笑意把符紙往身前一揚,然後照着上面的筆畫在空中一畫,黃色符紙隨機消失,只留下了紅色的字還在空中飄動。

    然後孫淼淼斥道「開」

    空中的字隨機轉化成一把透着黃光的劍,懸浮在了空中,再隨着孫淼淼衣袖一揮,直直的朝着幫助射了過去。

    幫主倒也沒慌神,直接揮劍朝着那把黃光的劍射去,雙方在半空相遇,幫主的劍被擊飛,而那道黃光也消散在了天地間。

    幫主見狀,便嘲諷道「初級符紙,能有什麼用」

    說完伸手便接住了倒飛回來的劍。

    浮塵看向孫淼淼,倒也沒之前那麼幾張了,孫淼淼手上可是有着一大疊符紙的,趙荊溪不可能是給她玩的吧,總會有些厲害的符紙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孫淼淼又從袖子中掏出了一張不一樣的符紙,同樣的動作,此時出現在空中的就是一把更加光亮的黃劍了,氣勢上強勢了不少。

    一揮衣袖,筆直的朝着幫主飛出,速度快了不少,等他反應過來已經到了身前,只好持劍去擋,但還是被閃着黃光的劍在地上滑行了十來米才消失。

    幫主站直身子,持劍對着孫淼淼怒吼道「小丫頭片子,有本事再來啊還有嗎」

    孫淼淼帶着笑從袖子裡又掏出了一張符紙,翹着嘴角看向了那幫主,對方頓時一下子慌了神。

    「咳咳」浮塵在一旁,因為傷口的緣故,咳嗽了一聲。

    孫淼淼這才看到浮塵的臉色已經很蒼白了。

    然後才把符放到袖子裡,對方剛鬆了一口氣,孫淼淼又從裡面翻出了另一張,動作也加快了不少,符紙沒有化作武器,而是直

類似:地球人之神 楚籬 重啟霸道人生 踏滅星辰 
大家在看

洪荒西遊之我是小白龍

永恆森林

都市極品醫神

風會笑

開局十連後我橫掃諸神

砍材人

仙草供應商

寂寞我獨走

斗羅之開局極限斗羅

十年飲朝露

開局十連抽橫推一切

怒火狂風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227s 1.9988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