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路上,大家也是退避三舍,本不遠的路也是走了足足一個時辰。樂筆趣 www.lebiqu.com

    回到小院的時候,聽到腳步聲,站在院子裡正湊到一塊的人都回過了頭。

    原本喜歡第一時間跑上來的小小,這次卻站在原地,捂着嘴哽咽的喊了聲「姐夫」

    其餘人更是被震驚到口不能言,不過一些男學員都主動上前想扶住李浮塵。

    李浮塵拖着身子,無視了所有上前的人,徑直走到孫淼淼面前,刀掉到地上,雙手拉着孫淼淼的手,沙啞的聲音溫柔的問道「你到底去哪了啊」

    一時之間,原本乾枯的眼睛瞬間濕潤了,這幾年的眼淚一下子就冒了出來。

    孫淼淼看着李浮塵這樣子,這幾年來,第一次笑着說道「遇上那些人後,我就往北走了啊」

    周南亞聽到外面的動靜,周南亞也一瘸一拐的從屋裡走了出來,一隻腳和一隻手都被纏上了白布。

    當見到浮塵的那一刻,衝到面前,看着周南笙和周南聖,指着浮塵就喊道「大哥,姐,就是李浮塵見死不救,才害得我這樣」

    李浮塵聽到這話,想起之前的一切,鬆開拉着孫淼淼的手,轉身對着周南亞一腳踢了過去。

    一腳正中胸膛,直接把周南亞吐到了十幾米外的柱子上,一聲悶響,周南亞順着柱子滑了下來。

    「李浮塵,你」

    周南聖剛想上前斥責浮塵,浮塵立即轉過頭,瞪向了周南聖。

    小院的氣溫都不知不覺中降下了一些。

    但沒堅持住幾個呼吸,眼睛一閉,就向後倒去。

    身旁的孫淼淼,第一個上前給扶住了。

    晚上,大家也還在忙碌着,這次受損的地方,比上次嚴重多了,一群人還在各地收拾着,也有不少人屍體被找了出來。

    東州亂神山在豐京內一處行宮之中,這原本就是大周王朝接待亂神山弟子的地方,此刻被當做了亂神山臨時的宗門。

    「東州學院」

    大殿內,最上方的亂神山山主一聲大喊,隨後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桌子瞬間碎成了兩半。

    下面坐着的十二人也是一聲不吭,表情沉重。

    其中淵海長老就在其中,只是位置有些靠了。

    右邊第一人上前抱拳說道「山主,別動怒,小小東州學院,滅了便是」

    左邊坐着的第一人,冷言冷語的說道「疑剎真人,你說得輕鬆,但你能想到這一次他們出動四位小洞天境,不僅殺人了,搗毀了我們和清平劍宗兩處靈石礦,你能保證他們就這四人嗎不留人看家嗎」

    疑剎真人直接瞪了過去,道「柒桬真人,東州學院就那麼點地,能有什麼人」

    柒桬真人瞟了一眼疑剎真人,看向山主畢恭畢敬說道「山主,在下認為應當打探清楚,再做定奪」

    疑剎真人直接站了起來,有些不服氣的說道「那千山礦區也不能失,我親自帶人去」

    柒桬真人還想說話時,山主直接伸手阻止了,並起身說道「動手了,沒有收回的道理,千山礦區不能丟,同時,除了東州學院,清平劍宗、元霞派雖是盟友,但以後也是敵人,甚至其他州,所以除了疑剎真人領人前往千山礦區外,其餘的不要輕舉妄動」

    眾人起身,拱手答道「是」

    清平劍宗的書房內,宗主倒是一個書生模樣打扮的人,坐在書桌前,前面站着的便是臉色有些蒼白的陳林。

    宗主收起手中的書,笑道「東州學院也沒那麼弱的,畢竟是帝君弟子成立的,底蘊還是有一些的,徐徐圖之吧」

    至於元霞派,進入學院地盤的人少的可憐,自己還在跟清平劍宗和亂神山爭論領土的事,哪有時間管學院。

    第二天,李浮塵從床上醒來,就看到了趴在床邊的小小,可是這丫頭喊又喊不醒,而自己因為昨天傷的緣故,感覺渾身都已經不再是自己的了。

 

類似:天下紅妝 天玄閣 鑽石醉婚之尤物名媛 異世絕戀之金鳳皇后 我變成了風 
大家在看

斗羅之吾名火影

帥龍肩並肩

開局十連後我橫掃諸神

砍材人

超神寵獸店

古羲

斗羅大陸4終極斗羅

唐家三少

大神你人設崩了

一路煩花

斗羅之奇妙之旅

忘了不能忘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226s 1.9904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