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中更多的是內疚,當初要是一起戰鬥,可能就不會有這樣的事發生了吧

    李浮塵血紅的眼睛看了一眼眾人,最終閉上眼,抬頭起頭,眼淚從閉上的眼角流出。隨夢小說網 http://www.suimeng.co/

    片刻後,李浮塵回過頭,睜開眼,「帶我去看看」

    陳夏樹的屍體直接送回了小院,畢竟還得先交給自己親朋處置,然後再統一送回學院安葬,墓地就在夫子山,之前兩州戰死的人也是安葬在夫子山。

    李浮塵一進來,黃裳、元吉、周家四姐弟,所有這次來這的學員也都站在小院裡,各自身上都留下了戰鬥的痕跡,周南亞雖然是小洞天境,但昨晚也是跑了出去,並沒有跟小小她們在一起。

    原本在昨晚浮玉森林的事後,陳夏樹是被安排回學院的,但是因為突破了,自己也不想就這麼回去,所以就一起走了過來。

    和李浮塵的關係先不說,當初從雲棲城回來後,也跟着周南聖他們一起出去冒險了,這邊不少人也參與了那次冒險,所以和陳夏樹也是很熟稔。

    見到李浮塵的到來,一群人也轉過來頭,雖然分別時間不長,但也夠天人永別了,看着披頭散髮,頗有些狼狽的李浮塵,不少人也強制性露出了一絲笑容,還有人點了點頭,就當是打過招呼了。

    也主動讓出了一條道,中間便是臉色蒼白的陳夏樹,此刻一塊染血的白布,已經蓋住了大半個身子,只留下了頭還露在外面。

    李浮塵上前,輕輕的掀起了那塊白布,便看到了胸前的傷口,這就是造成陳夏樹身死的主要原因了。

    身上還有一些細小的傷口,有深有淺。

    看着着渾身的傷痕,李浮塵抓着白布的手不由得握緊了幾分,然後一把手掀開。

    此刻全部展現出來的陳夏樹,四肢都有一道貫穿的傷口,衣服也已經全部浸滿了血,不少地方血肉翻滾,更過分的是四肢還彎曲了。

    白布飄落在地,周圍的人也都沉默了起來。

    過了好一會,周南聖才撿起白布重新蓋上,然後經過李浮塵身邊的時候,拍了一下李浮塵的肩膀,沉重的說道「四肢和胸口直接被刀刺穿了,四肢盡斷,其餘傷口八十三處」

    李浮塵握緊手中的拳頭,咬牙問道「昨天偷襲的是哪個宗門」

    周南聖沉默了一下說道「等會學院應該會說,發現陳師兄屍體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,也沒看到對方的人,也沒留下什麼線索」

    陳夏樹的死並不只是單純的死了而已,而是死得很慘,周圍學院更多的不是悲傷而是憤怒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一群人正坐在院子的時候,范正龍、秦九觀從外面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。

    「師兄,知道了知道了」

    「清平劍宗昨天晚上是清平劍宗和亂神山聯手偷襲的」

    兩人在一旁坐下,氣喘吁吁的樣子,其餘的人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有些不敢相信,東州總共三大勢力,東州學院光是地盤就不知道比他們少了多少。

    而其中的兩大勢力卻聯合了起來,怎能不見人震驚

    沒多久,孫淼淼拿着張捲起來的紙,也走了進來,直接拋向李浮塵,捲起來的紙在空中散開,浮現除了一個頭帶斗笠的年輕男子模樣。

    李浮塵伸手直接抓住,另一隻手在眼前撐開,周圍的人也看了過來,身旁的周南聖出聲問道「李兄,這是誰」

    「昨天跟陳師兄打鬥的人,後來跑了」

    說完,就把紙給遞給了周南聖,周南聖看了一會,記住了樣貌,就遞給了下一個人,大家輪流記了下來。

    不管你是哪個宗門的,也不管跟你有沒有關係,先殺了再說

    到了晚上,宗門的寶船就送過來了不少學院弟子山東面,已經畢業了的學員,和夫子山的長老。

    再把戰亡的人給送上了寶船,一群人舉着火把相送,場面十分嚴肅。

    本來

類似:婚姻契約書 夢幻西遊之冰霜九州 踏滅星辰 軍嫂逆襲攻略 太上九清天 
大家在看

元尊

天蠶土豆

打卡從魔宗開始

沉睡的抹香鯨

冰與火之凜冬已至

窄海

放開那隻妖寵

楓霜

斗羅之開局極限斗羅

十年飲朝露

直播悠閒修仙生活

暴走的青椒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23s 1.9976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