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在門口的人看了眼浮塵身上的衣服,並沒有任何的輕視,而是笑着說道「小姐隨總鏢頭出門去了公子若是不介意,可以去鏢局裡等侯」

    浮塵此時身上的衣服就是玖蘭送的那一件法衣,本來是覺得太過華麗,不太想穿的,但拗不過對方,最終還是穿着了,就算說弄不壞,但之前打鬥的時候,還是在上面穿上了盔甲。一筆閣 www.yibige.com

    不止是為了不受傷,也是愛惜這件衣服,因為這就是浮塵穿過最好的衣服了,所以此時站在這,也沒人記得這是當初那個窮小子,只會以為是一個富貴公子。

    大概一般人都有一個先入為主的概念吧,所以才會如此客氣。

    看着有些熟悉的鏢局,雖然說當年的事已經過去了,李榛當時也沒惡意,但還是不太想進去的,於是搖了搖頭,接着問道「陳老頭在不在,他在也行」

    那人搖了搖頭,表示不在。

    浮塵有些失望,但還是指着鏢局對面的一家客棧說道「我就住在那家客棧,麻煩小哥如果李榛或者陳老頭回來了,讓他們過去找我,就說姓李是李榛的師兄」

    交代好之後,就帶着玖蘭去對面的客棧住了下來,剛好,也在這東海城走走,以後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下來,免得玖蘭煩着自己。

    趕了這麼久的路,也確實是累了,浮塵回到房間,第一件事,就是好好的睡上一覺,而玖蘭從浮塵着拿了些銀票,就出去逛街了。

    到了晚上,陳老頭帶着李榛這才找了上來。

    陳老頭看到浮塵,就直接抱了上來,大笑着捶着浮塵的後背。

    最後三人坐在客棧的大廳里,浮塵給陳老頭倒了杯酒,陳老頭一口飲盡,「我就知道你小子不一般這不,就在鐵血城和雲棲城立下大功了嘛」

    浮塵繼續把酒滿上,隨後自己喝了一口說道「您就別笑話我了,當初您明明能解決那群強盜,非得看着我去拼命」

    「這不是給你們年輕人機會嘛當時的你不就輕鬆解決了嗎」

    浮塵苦笑着說道「哪簡單了,我當時可是廢了好大力氣呢差點就被弄死了」

    陳老頭笑着說道「別謙虛了,我當時就覺得你能行,不然能放你去對戰那強盜頭子」

    「有些不要臉了啊不過還得多虧您帶我來東海城呢」

    陳老頭聽到這話,直接拿起酒碗伸向浮塵,浮塵也端起酒碗,兩人碰了一下,「你要是想感謝我,簡單啊李榛就跟我孫女似的,我們吃點虧,把她嫁給你得了」

    李榛在旁邊拉着陳老頭,有些不悅的喊道「陳爺爺,別瞎說」

    浮塵喝了一口的酒差點就被嗆住,然後咽下,再想看李榛,心中還是有些悸動的,一時之間也覺得李榛也是不錯的,雖然脾氣差了一些,但是這幾年的相處也挺好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自己認識的人也不多,熟悉的就更少了,在亂神山的江小軼太遠了,穆凌和小小太小了,南嘉魚、周南笙、黃裳則是根本不可能,而且還比自己大。

    至於簡兮就更不可能了,人家根本就看不上自己,玖蘭也不可能,再看向李榛的時候,李榛有喜歡自己吧,就算自己想娶,人家也不想嫁啊

    唉,還是自己身邊認識的人太少了啊反反覆覆想來想去,貌似也就丹鼎峰的辛夷師姐好像對自己有些意思啊。

    陳老頭看着思考的浮塵,立即喊道「怎麼了傻小子是不是感覺太幸福了」

    浮塵搖了搖頭,「陳老頭您就別拿我們開刷了喝酒喝酒」

    說完舉起酒碗,幹了一大杯

    三人在客棧坐到很晚,李榛也甚少說話,只是在一旁坐着,浮塵和陳老頭聊了很多事,也有些震驚他竟然也是從學院畢業的,感情莫名其妙又加深了一些,浮塵也說着自己這些年有趣的事。

    至於不說的那三年和一些丟臉的事自然也就忽略了,陳老頭性格很好,兩人也很聊得來,畢竟已經認識了七年了。

    李榛扶着陳

類似:抗戰海軍連 重生嫡女之盛寵風華 闖王再生之我會功夫 五神天尊 司少霸寵:甜妻太撩人 
大家在看

至尊重生

草根

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

雀道天涼

最強升級系統

大海好多水

我的孝心變質了

打死不鴿

會武功的迪迦奧特曼

一縷紅塵煙

大神你人設崩了

一路煩花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225s 1.9902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