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兮整個人身上透露着生人勿進的表情,大家對他印象都比較深,因為這樣的女子,實在是這樣的人太不常見了。墨子閣 m.mozige.com

    趙荊溪聽着學生的發問,有些呆住了,過了片刻才說道「簡兮,你這問題問的好,這件事是存在爭議的,也正是因為次爭議,所以符道這條大道出現了很多門派。

    其中以青州龍符山的觀點是黎帝完善並開創了符道,使其成為世間大道之一,現在我們學習的就是這個,南瞻州大、小巫教則認為,符道起源於妖族時期,人族祭祀鬼神,鬼神借力於人。

    但是其中具體起源,誰也說不清,或許是一萬年前,或許是好幾十萬前。其他幾道也差不多如此。」

    簡兮也沒再說話,趙荊溪也陷入了沉思中。

    沒有人說話,教室安安靜靜的也是肯定不行的了,趙荊溪過了一會就緩過神來繼續說着「符道一門,主要靠的是天賦和歲月的沉積,所以你們有些人學不會我也就不強求了,其中天賦沒什麼可說的,歲月的沉積就包括活得久自然就懂得多了,多看看書多去外面走走,自然也就水到渠成了,然而任何東西都沒有個止境,所以選定一門,就得多大努力了」

    趙荊溪在台上說着,眼神更多的是在孫淼淼身上,後面幾句就像是跟她再說一樣,其中眼神在浮塵身上瞬間就移走了。

    多看書,連字都不認識,那怎麼看書這投來的眼神是鄙視嗎

    接下來的時間裡,趙荊溪用手指在空中演示篆刻道符,奇怪的是隨着趙荊溪的手指滑動,一團雲霧在其後跟隨,不過寫的和一般的字還不一樣,跟草書似的,旁邊還有些其餘的條條框框,最後一筆落下,整個教室自那個字的方向吹來了陣陣冷風。

    趙荊溪袖子一會,就打散了面前的那個字,隨後冷風也沒有了,「清涼符,也是最簡單的道符之一了,城中很多人家到了夏季便會購買一些放入家中避暑,當然,他們是寫在紙上的。」

    接着趙荊溪又把一張巨大的黃紙貼在牆上,然後一筆一划寫下了另外兩個字,寫完後轉身說道「這是平安符,你們跟着寫吧,注意一下筆畫的順序,其實學不好也沒關係,十年後下山了,買一下平安符、清涼符什麼的,也不至於餓死你。」

    話剛說完,下面有人剛拿起的筆,一不小心沒拿住就掉到了紙上,不少人整個臉都黑了。

    趙荊溪說完就走出了院子,而浮塵卻根本不知道如何下筆。

    符道課結束後,浮塵也沒寫出什麼,還好趙荊溪也沒管。

    下午,吃完飯半個時辰後,孫淼淼就來到了浮塵這裡,不過身上卻又換了件衣服。

    白色的素衣裹身,衣服斷口上卻是藍色,外披白色紗衣剛好到腳跟處,寬大的袖子盡顯飄逸。

    「好看嗎」孫淼淼站在門口,轉了個身問道。

    「好看」聽到對方的話,浮塵就走到一邊,把進門的位置給孫淼淼留了出來。

    孫淼淼直接進了房子,坐在一張新椅子上,還盯着椅子瞅了一下「這是你做的」

    浮塵給孫淼淼倒了杯茶,然後再把孫淼淼教識字的書從顧胖子挑來的大柜子里找了出來,自己坐在原先那把椅子上說道「是呀,在山上砍了兩根樹做的,不然總歸是不方便的」

    孫淼淼再盯着屋裡瞅了瞅,床上也總不是一個單獨的床架子了,屋裡也多了些日常用品,起碼上次過來,是沒茶喝的,「你這東西挺多的啊」

    「昨天顧胖子送來的」

    說着孫淼淼從身後拿出一個包裹放到了桌子上說道「不急着識字,先把這個換上吧」

    浮塵打開包裹,原來是一件衣服,白色藍色都有,和孫淼淼身上的倒有些相近,於是看着孫淼淼不知道說什麼。

    「想什麼呢這是學院發的衣服,以後只能穿這個你趕緊換上吧」

    說着孫淼淼就起身出門了。

    浮塵拿起衣服看了一下,害死兩件,於是便在床上

類似:珠玉同歸 荒天霸主 庶女逃妃 魅之瞳 太上九清天 
大家在看

元尊

天蠶土豆

漫威之怪物獵人大世界

夢中安眠

我真要逆天啦

柳一條

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

雀道天涼

賢者與少女

Roy1048

崩壞諸天萬界

呆萌小總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235s 1.9984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