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不想想,去了其他地方還能遇見自己嗎真是個呆子。筆下樂  m.bixiale.com

    孫淼淼這樣想着,又家中了手中的力度。

    浮塵連忙叫道「疼疼疼」

    孫淼淼這次啊趕緊把手鬆開,看着浮塵臉上被自己掐的紅印,又有些心疼,想到老乞丐後,孫淼淼又問道「那老乞丐是什麼人啊」

    浮塵繼續趕着路,「不知道啊」

    孫淼淼又問道「叫什麼名字呢能培出你這樣的,應該不是個默默無聞的人吧」

    浮塵思考了一下,「聽那群黑衣人說,老乞丐叫張雲河,不過這些都不重要了老乞丐就是老乞丐」

    孫淼淼想了挺長一段時間,還是沒聽說過這人,但是也很正常,自己知道的本來就不多,但是一想到這無緣無故就教功法送刀的,又不是師徒關係,而且浮塵也不差,就把人給送出來了,這就有些不安了,「他有要求你什麼嗎或者你答應過什麼嗎」

    浮塵看着孫淼淼認真的樣子,明白了她的擔心,於是直接說道「都沒有,不過人家以後要是有要求,我想我是拒絕不了的吧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,如果不是人家,我現在就只能在酒樓里幹活,也進不了東州學院。」

    停頓了一下後接着說道「也不會遇見你啊」

    孫淼淼連一紅,就進到馬車裡,笑罵了句「貧嘴」

    然後不一會坐到了浮塵身邊,把浮塵墊在馬車裡的大衣披在了兩個人身上。

    這一路上,月光照在雪地上,猶如白日,有些寒冷,但是很溫暖。

    時間過得很快,天慢慢的亮了,聽孫淼淼的話,兩人停下看了一會日出。

    都說這個時候是最冷的,確實,浮塵不由的往孫淼淼身邊再擠了擠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段路,來那個人才到達了一個不大不小的鎮子裡,先是開好了兩間房,然後孫淼淼先去睡覺,浮塵才吩咐好小二照顧好車馬,自己則是收拾好了行李拿進客棧,然後又去鎮上添了些東西,這才回去睡覺。

    孫淼淼一覺睡到晚上,浮塵也沒去打擾,而是在客棧的後院練着拳,確實如孫淼淼所說,自己還是太弱了,要是碰上天人境的人,估計自己是無論如何都不能勝利的。

    想着腰間的水晶,想摘下來,這樣就能快點晉級了,但還是忍住了,不如繼續練拳。

    不知何時,孫淼淼坐在了一旁看着浮塵在後院雪地里練拳,也沒有阻止,就這樣靜靜的看着。

    浮塵發現時,已經過了許久,收拳走近,替她拍了一下身上的雪花,「你什麼來的啊」

    孫淼淼看着浮塵柔聲說道「餓了就來了啊看你練拳那麼專注,就不好意思打擾你啊」

    浮塵扶起孫淼淼,確實,兩人今天都沒吃飯呢,不說還好,這麼一說,浮塵就更餓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兩人就繼續出發了,不同於之前,這回馬車裡可是鋪滿了被子,就算路上在顛簸,也不會有多大影響了,孫淼淼進去後,就像是趴在棉花堆里似的。

    又走了兩天,來那個人終於來到了浮玉城。

    看着城樓,這才算是一座城市嘛,路也變寬了,人來人往的,透露這一股年味。

    城樓什麼的不算是很大,反而很普通,門口還有着士兵在看守,聽孫淼淼的介紹說是,雖然東州學院管轄着東海城,雖然沒有王朝統轄,但是基本的官位還是存在的,其中東海城城主管轄着其餘四大城的城主,然後再按順序一級一級的管轄着。

    這些人很多都是出自東州學院,也有當地豪族,城中任職的大多數也是東州學院曾經的學生,所以兩人走在東海府境內是基本不會出什麼事的。

    就連那晚在坡廟的劫匪可能也是拉不下面子才動手的。

    孫淼淼甚至還計劃着,等到畢業了,兩人就來這浮玉城當個閒差也是不錯的。

    但是說到這裡,浮塵也不知道有些事是不是該跟孫淼淼說,畢竟自己修行有着自己的目

類似:我的無限果然有問題 葉過無痕 明星老公:總裁嬌妻太難追 仙途魔道 美漫之哥譚黑暗教父 
大家在看

洪荒西遊之我是小白龍

永恆森林

穿越西遊之這個妖精有點鹽

雨伶伶

開局簽到十萬年

浮白三秋

斗羅之開局極限斗羅

十年飲朝露

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

雀道天涼

哈利波特之學霸無敵

桐棠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234s 2.0031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