測試廣告1老和尚聽到小和尚的話倒是淡定的放下了手中的念珠,面露微笑的看着浮塵。筆硯閣 www。biyange。com 更多好看小說

    而浮塵這邊卻是炸了鍋,腦袋完全沒有跟上小和尚的思維,聽到小和尚的話腦袋就一直嗡嗡作響。

    倒是小和尚拉着目瞪口呆的浮塵走了進去,兩人在老和尚的屋子裡坐了下來。

    「師父,您就快同意吧。」小和尚笑得咧開嘴看催促着老和尚。

    老和尚也沒理會小和尚,反而是看着浮塵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「阿彌陀佛,李施主家中是否發生變故了?」老和尚念了句佛號,對着浮塵說道。

    浮塵聽到老和尚的問話,並沒有感覺到什麼奇怪,也不是感覺不到,而更多的是對於往事的回憶,想起以前的事,就讓浮塵心中已經再也裝不下任何事了,也就不會去思考其它的問題。

    持續了一段時間,小和尚倒也難得沒有插嘴,之前浮塵就跟它說過,只是當初小和尚在考慮其它事情,就沒有觀察到浮塵的臉色的變化。

    而此時師父和浮塵說話,小和尚也就能看到浮塵被師父的一句問話問倒了,浮塵臉上所表現出的悲傷是有多麼的痛苦。

    「家中父母已經亡故了。」浮塵可以不跟小和尚說,但是老和尚不一樣,既然問過了,自己當然應該說出來,於是浮塵有些哽咽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縱使已是二十多天以前的事了,但是一想到,眼淚還會不自覺的流了出來。

    「貧僧上次見你身上煞氣圍繞,不過你是軍人自然是有的。此次見你仇恨之氣縈繞全身,便大膽猜測你家中定是發生了重大變故,不知可否詳細說給老和尚我聽聽。」

    老和尚看着浮塵低落的情緒,便如是說道。

    於是接下來的一小時裡,浮塵詳細的講述了從三人分別之後的事,當然,遇見那女人的事已經略過了。

    浮塵說着說着,語氣不由的加重了些,心中的憤恨也逐漸在臉上表現了出來。

    小和尚在一旁聽着,聽到浮塵差點摔倒崖下也跟着驚嚇起來,聽到浮沉化險為夷也跟着高興,可是聽到浮塵說道見到父母的屍體後就開始哭了起來。

    倒是老和尚適當的在旁邊念着阿彌陀佛和善哉、善哉的話,表情並沒有多大變化,只是臉上也不見了之前時刻保持着的微笑。

    「諸事無常,然人之生、老、病、死亦是一個生命的過程,李施主不必過於悲傷,不必過於怨恨。」老和尚安慰道。

    「十二歲我便知死亡事隨時可能來到的,但是我死的其所,也有戰友會為我報仇,我也會為死去的戰友報仇。」浮塵吸了口鼻涕用堅定且不容置疑的眼神看着老和尚咬牙說道。

    這也是浮塵第一次露出如此堅定的眼神。

    「很多事,我可以聽從旁人的意見,但是總有那麼一兩件事,我願意獨斷專行,哪怕有自己所承受不住的後果也要去做。」浮塵繼續說道。

    「浮塵。」小和尚在旁邊小心的叫了一聲浮塵。

    「阿彌陀佛,李施主你着相了。」老和尚雙手合十閉眼說道。

    「當初我父母何辜,村子裡的人何辜,那人為什麼不躲着點呢?哪怕一絲絲也好啊,我可以不計較差點摔死,但是那是我的親人啊。」浮塵語氣不再平靜,揪着自己胸前的衣服,眼裡含着淚水對着老和尚說道。

    「李施主不是佛門中人,自然不能以佛門的思想來要求你,我只說我該我說的罷了。」老和尚輕輕的說道。

    說完老和尚走到門外里,小和尚拉着浮塵起身跟了過去。

    老和尚的房子和院子都相當的簡樸,不過最為奇怪的是老和尚的院子裡種着很多的花和樹,出了走到外,其餘地方也全都種的滿滿的,只是有些花還未到開放的季節罷了。

    剛剛小和尚拉着走過來時,還未有仔細看,此時的院子裡,到處可見蘭花、海棠、菊花、山茶花等十來個品種的花。

類似:朝花熙始 腹黑棄妃樂逍遙 抗戰海軍連 謝公子撿到寶了 最強天丹師 
大家在看

從誅仙穿越諸天

合抱木

法師維迦

一言輕念

最強升級系統

大海好多水

斗羅之百萬級人生

超級愛萌主

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

雀道天涼

斗羅之聖墟覺醒

血月之夜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244s 1.9871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