說道此處,孫淼淼聲音也越來越小了,眼淚也一下子流了出來。一筆閣 www.yibige.com

    「都是我的錯」

    浮塵抬起手,擦了一下孫淼淼的眼淚,「沒事,這不是你的問題,本就就是我先打的他,現在不是好了嘛別哭了」

    孫淼淼還是哭了一會才停了下來,擦了一下眼淚,然後第一件事就是把浮塵的手給拍開了,「哼想不到你平時看上去老老實實的,現在竟然還會逞英雄了啊」

    浮塵揉了揉手上的淚水,然後義正言辭的說道「沒有,只是我心裡發生了變化,覺得有些東西還是要爭取一下的」

    孫淼淼愣了一下指着自己,然後有些疑惑的問道「我嗎」

    浮塵急忙搖了搖頭,生怕別人誤會了一般,趕緊糾正道「不是你,是東方副院長說的那個天下大勢我也要努力修行,與這個天下爭一下」

    說着,心裡的鬥志也燃燒了起來,放佛強者的道路在向自己招手一般。

    「哦,那我先回去了啊」

    孫淼淼聽到這話,直接轉身向門口走去。

    浮塵連忙說道「這麼晚還回去嗎」

    「滾」

    孫淼淼站在門口,直接摔門而出。

    看着孫淼淼離開,浮塵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,但是確實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,但躺在床上也不能動彈,也不能去追。

    第二天,浮塵倒是醒的很早,因為昨晚根本就沒辦法睡過去。

    床都下不了,上課那就更別說了,所以只能這樣躺着,能看到的地方也只是小屋裡的東西。

    意想不到的是孫淼淼竟然端着一碗粥直接踹門而入了。

    「你沒去上課」浮塵看着孫淼淼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孫淼淼也沒客氣,直接端着粥坐到了床邊,直接一勺子就往浮塵嘴裡塞。

    一勺接一勺的沒個停歇,但是身為病人也只能長着嘴,連個喘息的時間都沒有,還好碗不是特別大,孫淼淼餵完就坐到了桌子前,背對着浮塵。

    浮塵終於吞下最後一口,有些納悶的問道「你今天怎麼了」

    「沒事」孫淼淼沒好氣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浮塵看着有些生氣的孫淼淼,試探性的問道「你生氣了」

    孫淼淼沒回答,浮塵也不知道該做什麼,就想起身去找孫淼淼解釋。

    「啊」

    浮塵一起身就叫了一聲,孫淼淼立馬就又坐到了床邊,彎下腰,摸着浮塵身上綁着的白布問道「怎麼了,沒事吧」

    浮塵看着孫淼淼緊張的樣子,心裡一樂,笑着說道「沒事,就是有點癢」

    孫淼淼直接一巴掌拍在浮塵的胸口上,頓時浮塵臉色就疼的有點難看了。

    孫淼淼看着浮塵有些痛苦的樣子,立馬就有些着急了。

    「你」

    孫淼淼微微皺着眉頭說道。

    「我身上應該問題不大,你幫我解開白布看看。」浮塵看着眼前的孫淼淼有些臉紅,畢竟還是第一次離這麼近。

    「可是昨天傷口還那麼深」孫淼淼有些猶豫的說道。

    「可我剛剛起身的時候,感覺身上好的差不多了」浮塵沉思了一下才說道。

    孫淼淼見狀,也沒多說什麼,浮塵也已經自己坐了起來,本身就有些不合理的事,而且白布遲早也要換的,不如解開看看。

    孫淼淼細心的一步一步解着,生怕牽扯到了浮塵的傷口,大概過了一刻鐘,孫淼淼才全部解開,此時看着浮塵的身上,就只剩下疤痕周圍的紅色皮膚,還能證明這是一條新的疤痕。浮塵也看到了胸前被周南聖砍到的地方,切實已經好了。

    看着後背縱橫交錯、大大小小的疤痕,忍不住上手摸了一下,剛開始浮塵還好,有些冰涼的手還能忍住,不過孫淼淼這手竟然還默默移動着,就有點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「哈哈哈哈哈」浮塵捂着嘴細聲的笑了出

類似:美漫之哥譚黑暗教父 龍勛之戒 軍嫂逆襲攻略 金玉良醫 和校花荒島求生的日子 
大家在看

丹皇武帝

實驗小白鼠

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

雀道天涼

無敵召喚之最強人皇

東方霖

開局簽到如來神掌

回到原初

漫威之怪物獵人大世界

夢中安眠

無上殺神

邪心未泯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236s 1.9963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