東方長戈在一處山崖前落下,山崖下山一片森林,再遠一些就是一片大海了,景色頗為壯觀。燃字閣 http://m.ranzige.com

    「東方長戈見過夜安秋長老」東方長戈對着崖邊一位看海的駝背老者恭敬的拱手作揖道。

    那駝背老者回過頭來,只見對方一頭白髮雜亂不堪,身上也是一身破破爛爛的灰色布衣、布鞋,洗得都已經發白了,好像隨時都會爛掉是的。

    那老者背彎得都快與地平行了,眼睛都被眉毛給遮擋住了,在意仔細看,眼睛都閉得嚴嚴實實,像樹皮一樣乾枯的老臉上帶着一絲悽慘的笑容,說道「東方,你來了啊」

    東方長戈這才起身笑着說道「許久未見夜長老,長老風采依舊啊」

    夜長老笑了一下,並沒有說話,因為俞鴻雲帶着一群人也已經到了懸崖邊上。

    「俞鴻雲見過也安秋長老」俞鴻雲一落地也是恭敬的恭敬的拱手作揖道。

    後面一群還沒站穩的學員也是慌慌張張的拱手作揖道「見過安秋長老」

    夜安秋揮了一下手示意道「起來吧,是現在就進去」

    俞鴻雲點頭說道「是,煩請夜長老打開秘境」

    也安秋手裡憑空變出一把狹長且精緻的青色長劍,握在夜安秋顯得特別不搭,倒是夜安秋盯着手中的劍,另一隻手在劍身上緩緩滑過,顯得無比感傷。

    眾人也安安靜靜的在一旁看着夜安秋的動作,絲毫不敢打擾,甚至覺得吹過來的風隨時能把臉給刮開了似的。

    一會後,夜安秋轉過身子,面對着懸崖邊把劍往前方一推,劍就浮在了空中,一刻鐘後,劍慢慢的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白雲旋轉着的漩渦,長寬三米左右,垂立在懸崖邊上。

    在夜安秋轉過頭的時候,俞鴻雲便拿了十幾個摺子遞到了學員的手中,摺子內就是秘境中其中一個地區的地圖。

    夜安秋背對着眾人說道「進去吧,三個時辰後結束」

    俞鴻雲向着眾人一揮手,眾人便一知半解的走了進去,不過當走到懸崖邊上再向前跨步是還有有些猶豫的。

    三個月後,也就來到了十二月份的月尾,即將過年了。

    浮塵和顧胖子裹着一個披風大衣坐在浮塵小屋前的桌子旁,周圍山林銀裝素裹,空中還有些雪花飄落。

    顧胖子放下茶杯,手撐在桌子上向浮塵這邊湊了湊,挑了下眉,眨着眼睛說道「浮塵啊,你這別樣的大衣從哪弄來的啊」

    浮塵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衣,確實有些尷尬,衣服的料子有點像被罩,大衣內好像也是些棉花,好在領子出的動物毛倒是挺鮮艷的,衣服上還有些清香的氣味。

    這是孫淼淼送的,但是對顧胖子肯定是不能說的,「這是我以前的」

    顧胖子偷笑了一下,眼睛斜着看向浮塵「你連被子都沒,哪來的過冬的衣服啊我懂我懂」

    浮塵聽到這話,有些尷尬的不敢跟顧胖子,「快過年了,你說我要不要下山一趟」

    顧胖子一愣,「難道你不下山」

    「有點不想下去,不過要買點東西」

    「哈哈哈,你下不下去不是你決定的,得看人家下不下山」

    兩人坐在外面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。

    不一會,就有一個學員來到浮塵這邊,然後向浮塵和顧胖子遞過來四張請帖。

    「李公子、顧公子,我家少爺周南聖邀請兩位明晚赴宴。」

    浮塵從桌面拿起四張請帖,還看到了孫淼淼和簡兮的名字,拿起寫有孫淼淼和簡兮的兩張請帖說道「這兩張是什麼意思」

    那人笑着解釋道「少爺說顧公子、孫小姐、簡小姐的送到您這就行」

    浮塵看了顧胖子一眼,顧胖子點了點頭,「你告訴你家少爺,我們兩會去,至於孫淼淼和簡兮兩人得問過之後才清楚。」

    「好的,李公子能來就好」那人行了個禮就轉身走

類似:越獄吧,大熊貓 網遊之劍逝 末世危城 狂龍基因 陰陽詭話 
大家在看

斗羅之奇妙之旅

忘了不能忘

簽到從捕快開始

升斗煙民

仙草供應商

寂寞我獨走

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

雀道天涼

最強升級系統

大海好多水

丹皇武帝

實驗小白鼠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233s 1.998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