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連簡兮也轉頭看向了這邊。伏魔府 www.fumofu.com

    浮塵看着眾人的反應,有些驚訝,也從孫淼淼和顧胖子嚴重看到了擔心和驚訝,「這有什麼問題嗎」

    孫淼淼咽了口口水,繼續快速的翻着前面略過的幾頁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但是顧胖子着急的說道「大哥,浮塵,你怎麼就不懂呢,一般功法練錯了就是走火入魔,而你這就是連錯了啊」

    浮塵也是眉毛一皺,雖然不是很懂,但還是知道一些的,於是趕緊說道「可是我現在好好的啊」

    顧胖子更加擔心了,心裡也全是恐慌,「大哥,你怎麼就不明白呢」

    孫淼淼終於看完了,身體一軟就攤在了椅子上,眼睛紅紅的看着浮塵說道「全是錯的」

    浮塵撿起桌子上的書,自己看了一下,雖然認識的字不多,但是圖案還是認識的,也明白了當初老乞丐教自己的確實和書上有些差別。

    但是再往後翻,就有些被老乞丐給塗改掉了,老乞丐在有些字上面打了一個叉,重新寫上了一些密密麻麻的文字,或者在圖上打了一個叉,然後又重新畫了衣服畫。

    不過這些自己應該是沒學過的,不管是老乞丐改的還是原書上的,一點印象也沒有。

    然後又按照自己學會的招式,對比了一下,確實只學了前面三分之一的招式。

    想到這裡,便走到孫淼淼身旁,摸了一下她的腦袋說道「別想太多了,老乞丐不會害我的,你看後面不也改了嘛,只是我還沒學到那裡而已,前面的可能是他教給我了,所以就沒有改動呢」

    孫淼淼沒有第一時間掙開浮塵的手,就這樣讓他摸着,反而抬頭紅着眼說道「可是」

    浮塵笑着說道「沒什麼可是的,我刀法和刀都是人家給的,人家也沒必要害我,要是沒有他,我也許就到不了東州學院了。」

    另一邊,周南聖、無咎、丁毅、周南亞、顧大海等十幾個人一起坐在一起,桌上水果點心還有美酒不計其數,也算是個大聚會了。

    周南聖看着大家說道「學院老師說,讓我們不要過於貪念這山上的靈氣,境界該壓的還是應該壓一下,諸位怎麼看啊」

    無咎倒是笑着說道「該壓就壓吧在學院的日子還長,人生還長,急不得。」

    丁毅「壓吧,我打算在練體境打磨三年」

    周南聖用讚賞的眼光看着丁毅,「丁兄怎麼好似轉了性子一般啊」

    丁毅喝完了杯中的酒,自嘲的說道「初見山上風景,風景不一樣,人也不一樣了」

    周南聖舉杯向丁毅致敬。

    其實從丁毅在武試最後關頭挑撥大家,然後與李浮塵發生矛盾,最後被打敗,其實從中已經改變了很多東西。

    看見的風景不一樣,丁毅也有些嘲諷自己的意思,就如同周南聖說的,周家在東州學院不算什麼,周南聖都能放下架子,丁毅自然也能。

    只是這一個過程能不能堅持下去而已,想他周南聖被打敗還能侃侃而言,丁毅跟人家在一起,自然也要向人家學習。

    周南亞這個時候站起來說道「大哥,我覺得還是要把境界提上來再說」

    周南聖看過去,輕聲說道「既然決定不管周家的事,我自然也不會管你,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」

    周南亞繼續說道「大哥,既然學院靈氣暴漲,那豈有不取的道理啊,豈不是浪費了」

    周南聖有些為難的樣子,丁毅倒是說道「我打算到時候請武道老師出手,他應該有辦法,前端時間還跟李浮塵說,讓他去找他解決肉身境延緩升到練體境。」

    無咎也跟着說道「咱們也不用着急,畢竟想破鏡光有靈氣還是不夠的,等到時候老師們會主動說的。」

    周南亞聽到李浮塵的名字,一股怒氣頓時升起,於是開口說道「大哥,你說他李浮塵會不會成為你以後的障礙」

    場上一些人聽到這話都朝着周南亞望了過

類似:司少霸寵:甜妻太撩人 甘棠盛開 在湘北的日子 泰拉瑞亞之大反派 最強天丹師 
大家在看

超神寵獸店

古羲

我可能是一隻假的奧特曼

雀道天涼

黃金漁村

龍王大人

斗羅之賽亞人傳說

閃耀小丸

神級美食家

劍之名

奧特曼之成為光後就無敵了

季春十月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224s 1.992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