測試廣告1「明雨,那位公子如此大方,你一個人吃得消嗎?」

    「就是啊,你也得照顧照顧一下姐妹我們啊,要不,我們一起伺候?」

    那些姑娘你一言我一句,個個眼睛放着精光,全都是想將燕泓生吞活剝了。筆神閣 bishenge.com

    明雨白了她們一眼,說道:「省點吧,人家不喜歡你們這樣的,人家喜歡帶把兒的。」

    這話一出,那些姑娘都是有些遺憾,個個嘆息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遇見個大金主,怎麼就有這樣的癖好呢?

    明雨辦事很快,按着尺寸買了幾套女式衣衫,都是時下最流行的款式,又買了不少的珠釵項鍊,儘管如此,她還是有不少銀子進賬。

    房內。

    李純寶是餓醒的。

    睜開眼瞄了瞄,看見燕泓穿着一身中衣,背着她不知在做什麼東西,很是認真專注。

    她不用摸,也能感受到自己身上是什麼都沒穿的。

    羞死人了。

    想起自己前世母胎單身,今生倒好,年紀輕輕,就如此不知節制。

    她把自己埋進了被子裡,臉蛋又紅又燙。

    因為弄出了點動靜,燕泓回頭看了看她,見她如此舉動,就知道她已經醒了。

    他走過去,拍了拍她的肩膀:「餓嗎?我已經叫人送了飯菜過來。」

    「不餓……」李純寶悶悶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但肚子不爭氣的咕嚕咕嚕響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大窘,聽見燕泓笑了出聲,她只好無奈說道:「給我件衣服。」

    「好。」燕泓把新買的衣衫拿過來。

    李純寶已經起了身,但她緊緊拽着被子遮羞,堅決不讓燕泓再見色起意。

    「女裝?我想穿男裝。」畢竟這是花樓,穿女裝就覺得怪怪的。

    「乖,穿回女裝吧。」燕泓哄着她,「那個明雨姑娘,看着我們的眼神很是奇怪,你懂嗎?」

    李純寶頓時樂了,「原來你還介意別人的看法啊,這有什麼。」

    她踢了踢燕泓,讓他背過身去,自己才慢慢悠悠把衣衫穿好。

    但沒想到明雨買回來的衣衫,複雜繁複,她只穿了一件裡衣,中衣繞來繞去,最後沒轍。

    「這衣服……有點難穿,你怎麼不準備個簡單點的。」李純寶撇撇嘴。

    她在黎國為了方便幹活,多年來都是怎麼方便怎麼穿。

    要是遇上宮宴,就讓宮女幫自己穿,所以她現在就變得束手無策。

    燕泓轉過身,見她衣帶都系錯了,不由得揚了揚嘴角。

    「我來吧。」燕泓理了理,很快就知道這衣衫該怎麼穿,「我讓她買簡單點的了,沒想到她沒聽進去。」

    這套衣裙是石榴紅色的,襯得李純寶皮膚雪白。

    李純寶張開手,讓燕泓全程服務自己,他模樣認真,並沒一絲不耐煩。

    「誒,你替我穿衣,不覺得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嗎?」李純寶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燕泓怔了怔,他正好站在她的跟前。

    雖是比她小了一歲,但個子比她高了兩個頭,他回答得很自然:「為何要如此覺得?父皇有時候也會替母后穿衣的,有時候還會幫她穿鞋子呢。」

    耳濡目染,當然是學會了怎麼對妻子好了。

    李純寶不禁動容,還差點跪下來叫楚霽風一聲爸爸。

    多虧了這樣的老爹,兒子才能如此出色啊!

    隨後又讓李純寶坐下來,他要給她梳個好看的髮髻。

    銅鏡前,少女肌膚勝雪,雙目宛若清泉,臉上帶着盈盈笑意,她摸了一把自己的臉,倒是覺得自己這皮囊也不差,配得上燕泓有餘了。

    一開始她還有些擔心,誰知道燕泓是真的會挽髮髻。

    梳的是靈蛇髻,再插上兩支鎏金鑲瑪瑙簪,當真是顧盼生姿,生生

黛墨其他小說:床榻纏歡:王的棄妃  醫品傲妻  一品妖嬈妃  
類似:
大家在看

在港綜成為傳說

鳳嘲凰

亮劍之軍工系統

遠徵士兵

斗羅之開局簽到布歐體質

一拳萌王

大秦:無雙皇子,鎮守函谷十年!

如此純真

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

百分之七

斗破從俘獲女神開始

橘貓不吃漁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256s 2.0422MB