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我很小的時候,爸媽因為農務忙不能給我洗澡,都讓幼小的我自己洗。墨子閣 m.mozige.com可每次我要洗澡的時候,都會有一個美女姐姐過來陪我一起。

    她長得很漂亮,一頭秀髮宛如三千青絲,與嬌嫩白皙的肌膚形成巨大的視覺衝擊。那蓮藕般小巧白嫩的手觸摸着柔軟至極,最迷人的是她的臉。

    她有細長的柳眉,一雙美目勾魂攝魄,紅唇嬌艷欲滴,猶如畫中仙子一般。

    每次她都會讓我坐在她的腿上,而我還很小,就會不懂事往她懷裡撲,有時候還會將水珠撲在她臉上。她從不生氣,只會很溫柔地幫我洗澡和驅趕蚊蟲。我當時叫她阿姨,她就會刮一下我的鼻尖,讓我叫她姐姐。

    直到有一天,當時是秋收季節,爸媽一直忙着打稻穀。我那天餓得不行,在美女姐姐幫我洗澡的時候,我膩在她的懷裡說肚子好餓,想吃咩咩。

    美女姐姐並沒有生氣,只是很溫柔地告訴我她沒有。可我當時實在是太小了,才五歲半,什麼事都不懂。我就任性地哭着說自己餓,最後美女姐姐心軟了,她溫柔地說要生了孩子才會有。

    我問為什麼姐姐沒有孩子,她笑着說在等以後為我生孩子。

    我得知自己以後要有孩子後很開心,笨拙地把臉撲在她的懷裡撒嬌,而她就輕輕地摸着我的臉,臉上是一種似笑非笑的嫵媚。真奇怪,五歲的我不怎麼記事,偏偏只有關於她的記憶最清楚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睡覺的時候,母親說我最近很怪,一個人洗澡的時候總愛吵鬧,今天還吵着說要吃奶。

    我說自己在跟姐姐玩,結果她卻說哪有什麼姐姐,就看我自己一個人像個小瘋子蹦蹦跳跳。

    我當時就覺得奇怪,美女姐姐經常跟我一起,為什麼他們看不見呢?

    那天晚上,我莫名其妙發了高燒,被父母送去村裡的赤腳醫生那看病。結果一量體溫有四十度,我爸媽都嚇壞了,急得他們連夜把我送縣裡去治。

    那晚母親坐在我床邊哭得很厲害,我迷迷糊糊看不清四周,只能聽見她的哭聲。等半夜的時候,母親累得睡着了,我還是覺得難受不想睡覺。忽然我那發燙的臉被一個冰涼的手摸了,感覺涼絲絲的很舒服。我睜開眼睛,就見美女姐姐不知道什麼時候來了。

    她不像平時一樣笑吟吟的,而是眼睛都哭紅了,充滿歉意地跟我說:「江成,都是我害得你……」

    我不明白姐姐為什麼說是她害的我,就說自己很喜歡姐姐不怪她。她當時聽了有點開心,問我有多喜歡她。

    我說特別喜歡,她就問我,將來長大了娶她做媳婦好不好。

    我奶聲奶氣地說好,她很溫柔地親了我的嘴。很香,還有點甜甜的。然後她跟我說,等我長大以後,要我去提親。

    那天之後,我再也沒見過美女姐姐,她就好像在我的生活中蒸發了一樣。我原本以為自己可能會忘記她,可隨着歲月的流逝,那絕美的面容就好像深深地刻在我的腦海里,怎樣都忘不掉。

    多少次我在夢中期望與她相會,但命運卻沒有讓我如願。

    轉眼之間,我已經到了二十歲。在我二十歲生日的這天,母親忙着張羅好菜,父親則是拉着我將來的計劃。正當我們一家三口忙碌,忽然家門口有人在喊江成。

    我聽見有人喊我名字,走出去看是咋回事,就見一個跛腳老太婆打着一副大黑傘,站在我家門口,揚了揚手中的信封,說是給我的信。

    我懷疑這老太婆是瘋子,今天是陰天又沒下雨,這沒太陽也沒雨,打個大黑傘能不是瘋子麼?

    我想着趕緊把她打發走,就拿過了信說謝謝。而老太婆給我投來一個很詭異的笑容,很沙啞地說今晚就是吉日,然後就急匆匆地走了。

    我覺得莫名其妙,下意識看向信封。這信封是泛黃的牛皮紙,摸着涼絲絲滑溜溜的。我覺得裡邊重重的好像有東西,就將信封拆開。結果信封剛拆開,裡邊就掉出了一個金燦燦的硬物,

類似:植掌大唐 都市妖孽醫聖 戲命天王 傲天棄少 獵頭傳說 
大家在看

開局簽到荒古聖體

J神

奧特世界傳

夢碎心已涼

從召喚蕭炎開始

呆萌的白菜

成神從種田開始

湯圓狗

仙草供應商

寂寞我獨走

超凡大航海

北海牧鯨

今日推薦

語言選擇
0.0277s 2.1082MB